Gire

过去的不会成就现在

厉害了我自己,论学渣在历史课上能做什么

论初三狗的历史课

新的开始

  迷宫中心是重生?永生?还是最真实的谎言?
  雨后微湿的街道,高低错落闪烁的霓虹灯,行人或匆匆而过,或驻足欣赏。坐在轮椅上的黑衣男子正朝着十字路口前行。
   三个月后
   “呐,真是无聊呢~”折原临也将自己埋入柔软的床铺,手轻扣着床沿,敲打自己心仪的节奏。“这个地方的人类还真是可爱呢。”他起身打开房间里的暖气,脱下衣服赤脚走进了浴室。现在浴室镜子前描摹着自己胸口处狰狞的伤疤。打开浴池的水龙头,放松自己躺进温热的水里,闭上眼默默享受着轻轻摩挲已被蒸成粉红色的皮肤,直至更深更诱人的酡红。“好看吗?果然人类最可爱啊。”水温慢慢冷去,浴室里蒸腾的雾气逐渐散开。擦干身体,拿起放在手边的浴袍,走出浴室。
  “临也君,咖啡我已经泡好了。”
  “隼隼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啊?难道说情报不正确么,那可是不可能的呢。”
  “我只是想看看你是怎么被打死的而已。”
  “不过只有两杯咖啡可是不够的哦。”
  “你说什么?!”
  “你这个死跳蚤,上次把你打残了还不够是吧,今天我就揍死你!”
  “怎么这么多年不见,你怎么一见面就要打死我,真是无情呐,小静。”
  “静雄桑,你好。我是中谷隼人,”
  “你好,我是平和岛静雄。现在可以请你让开吗,我要打死这只死跳蚤。”
  “这恐怕不行,临也君是我的任务,他现在可不能死。不过,等我任务结束了,你就请随意。”
  平和岛静雄听完这话,用力踩断了刚才被踢翻在地的大门,刚想离开,就听到了折原临也的喊声。
  “别这么着急走嘛,小静,都不陪我温存一下。”
  “你就这么着急死吗,临也君!”平和岛静雄咬牙切齿地说到。
突然有人拿枪对着平和岛静雄的头恶劣地说“都闭嘴,老大要来了。”

  

后面其实还有一段,等我慢慢码可好

释疑:1.时间设定大概是在13卷的7年之后,也就是在武野仓市的事之后又过了几年,临娘又回到池袋的新故事,当然这是我编的,和原作无关
2.这篇里的三个月后临娘复健成功
3.临娘在浴室时有人在监视他
4.会引入很多新人物
5.可以多点点赞么,虽然我写得不是很好
6.请多评论,大概就是还想看什么cp,或是哪里写不好提意见,不过可以温柔点么
7.这里小新人,ooc算我,然后这八成是篇BE,或者双结局

有人来加入我们的53大家庭和小天使一起玩耍吗。,。

这真是件可怕的事,图被爸妈看见了什么的。,。
小天使美美哒,赞个

吾妻


朝代架空,OOC严重,慎入
虽然产的不是酒茨,还是许愿一只茨木小天使,嘻嘻嘻嘻


长枪刺穿飘飞的细雪,猩红的液体飞溅到脸上,但韩信感觉不到那温热。
刀光箭影,战鼓嘶鸣
仅一人一骑,深入重围,枪挑万人。
厮杀,不曾停歇。风卷着战旗冽冽作响,震颤着耳膜。远方山峦连绵,孤烟直逼天际。风与甲胄碰撞,在身躯上留下了几乎见骨的伤痕。喉咙仿佛被风割伤,沙哑到无法发出声音。脚下的土壤浸透了无数人的鲜血,似是在嚎啕着他们的愤怒和不甘。
三月七日,越州被夺回,南方叛乱平定。韩信站在城门上遥望远方,血色的斜阳睥睨着大地,一如那人的骄傲。仿佛又看到了那白衣人的身影。“太白,等我。”痴迷地望着,渴求再在那人眼中看到自己。
我们离那一天很近了,太白……

三年后,韩信得胜还朝,十年内乱平息。皇帝大赦天下,普天同庆,四处张灯结彩。
今夜无星,无风,亦无悔。
“韩将军这十年四处征战,如今得胜,可有何想要的?”
“臣别无他求,只希望陛下允我一事。”
“你且到来,如能,我必允。”
“臣如今染了顽疾,请陛下允我辞官还乡。”
“这……”
“臣恳请陛下。”
“罢了罢了,你既如此坚持,便随你去吧。”
“臣,谢陛下恩典。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语毕,韩信起身离开金殿,毫不留恋地大步离开。

旦日,韩信卸了盔甲,持着青莲剑,去了青丘。
又是一年风过玉门关,行路的旅人途径青丘,在一柄半入土壤覆满尘灰的剑旁发现了一块石碑,碑上有人用剑划下凌乱的“吾妻”二字。

吾愿为汝之剑,朽于土,求与你共长眠。

剑歌

“重言,青丘的樱花开了,陪我回去看看可好?”
“嗯,再捎上一壶酒,便是极好。”
“那就依你所言吧……”
白龙搂紧了怀中喘息着的狐狸。铁腥味在空气中蔓延,透进了樱花。

狐狸留下了白龙,一个人走了
忘川河畔,一碗汤水,却了前尘,不了前缘
谁知,仅是无用


李白是在分针上奔跑的人,韩信是缠绵时针的龙,而大唐如转动的表盘,终有停下的一天。
但时间,只是无情地在流逝
你可知,最是讽刺的为何?
一梦醒来,青丝白发,相依已枯木。

白龙最喜倚于樱树枝,与一壶清酒。对空一举,仰头饮尽。
“狐狸,樱花开了,你喜欢吗?”

白龙再没见过狐狸,但他却见一人,于樱花林,舞了一曲青莲剑歌





求赞么么哒
爱你❤️

无责任小段子

今天,李白在街上看到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,看她可怜的紧,便抱回了王者宠小区。
刘邦:隔壁家李白抱回来个白头发的小孩,看来葬爱家族又添一新丁了
孙尚香:李白哥哥怀里的那个小孩,好想抱来捏一捏啊
刘备:又他妈来了个争宠的,还让不让直男过日子了!
扁鹊:又来了个试风油精的
庄周:老姜昨日对我说我的鲲近日有血光之灾,搞得我现在还方方的
韩信:为什么这个姐姐的胸这么硬呢?
李白:这小孩,手怎么一直放在我的胸上,感觉,怪怪的
安琪拉:素材素材素材!我的文文终于有着落了!墙角已经满足不了我了!
白起:有人看到我的政政了吗?
嬴政:王者不是你想上,想上就能上







又是一个晴朗的上午
鲲:突然头顶一凉,庄周不见了
韩信:白白给我的枪,使起来就是爽快啊
庄周:能否拒绝和太阳肩并肩

OOC都是我滴,嘻嘻嘻嘻